工程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态文化 -> 三北文学

为了重现科尔沁草原的昔日生机

内容来源:三北局     2016年03月17日      国家林业局三北防护林建设局:http://tnsf.forestry.gov.cn/

【字体: 打印本页

 为了重现科尔沁草原的昔日生机
 
我叫宝凤山,是一名土生土长在科尔沁沙地的蒙古族干部。亲眼目睹、亲身经历了自己的家乡,通过实施三北防护林工程,初步由“沙进人退”到“重现绿色”的历史进程。我汇报的题目是《为了重现科尔沁草原的昔日生机》。
科左中旗地处科尔沁沙地腹地,总面积9646平方公里,总人口53.7万,其中蒙古族人口39.6万,占全旗总人口的73.7%,是全国县级建制中蒙古族人口最多的地区。历史上,科左中旗曾是水草丰美的大草原。但由于人口激增,超载过牧、过度樵采等因素的影响,使草原大面积退化、沙化。到上个世纪80年代,全旗沙化土地面积达43.5万公顷,占总土地面积的51%,近90%的农田、草牧场饱受风沙的侵袭,土地沙化还以每年1.3万公顷的速度递增,相当一年吃掉一个乡镇的耕地! “无风沙遍地,有风沙漫天;白天点灯烛,牛羊上房檐”就是对当时土地沙化的形象描述。每年春耕,全旗毁种面积都在10万公顷以上。沙化和贫穷相互交织,使各族群众长期生活在贫困之中。1978年,全旗粮食总产只有1.9亿公斤,80%以上的农牧民靠吃救济粮生活,人均纯收入仅为132.2元。
面对日益恶化的生态环境,有着光荣传统的科左中旗人民从来就没有放弃退缩过。建国后,特别是1978年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工程实施以来,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科左中旗各族干部群众挺起不屈的脊梁,向沙化宣战,用自己的心血和汗水重建绿色家园。30年来,旗委、政府领导班子换了一届又一届,但是,我们植树造林、防沙治沙的情怀没有变,重建绿色家园、再现科尔沁昔日生机的决心没有换。
弹指一挥间,30个春秋过去了。科左中旗的生态状况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30年来,全旗累计完成造林保存面积20.7公顷;森林覆被率由1978年的4.2%提高到现在的22.3%。40多万公顷流动、半流动沙丘变成林茂、草盛、粮丰的农牧林一体化产业基地。13万公顷基本农田、15万公顷草牧场实现了林网化。初步形成了一个结构合理、功能完备、系统稳定的防护林体系。与1978年相比,粮食亩产由150公斤提高到现在的450公斤,牲畜存栏由65万头只增加到206.8万头只,农牧民人均村收入由132.2元增加到3720元。如今的科左中旗,已成为年产粮食15亿公斤以上,年出栏牲畜70万头只的国家重要的农牧业生产基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绿色家园。
科左中旗由过去沙化严重地区,到今天的绿色家园,是各族干部群众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艰苦拼搏的结果,更是国家实施三北防护林工程的杰作。回首科左中旗三北防护林工程30年走过的光辉历程,我们的体会是:
防沙治沙是一项功德无量的社会公益事业,必须坚持党和政府的坚强领导,必须调动广大干部群众的积极性,为群众治沙,靠群众治沙
历史是一面镜子。30年来,我旗历届党委、政府都把以防沙治沙为核心的林业生态建设作为立旗之本,富民之基。30年如一日,植树种草不止,治沙征沙不停,用汗水呼唤绿色的回归。
冯国志,曾任旗林业局长17年,是我旗三北工程建设的“头号功臣”。17年来,他向一架永不停歇的机器,带领林业技术人员,跑遍了左中的山山水水。累计行程超过15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三圈半。他为子孙后代留下了一条200公里长,5公里宽,横贯全旗的防护林带。这条林带,犹如一道绿色生态屏障,锁住了肆虐的黄沙,保护着家乡的安澜。
刘文博,现任旗林业局长、全国绿化奖章获得者。这位从基层一步一个脚印走来的干部,是生态建设中有名的“智多星”和“拼命三郎”。在担任苏木党委书记时,他因地制宜,发明推广“生态经济圈”治沙富民的新模式,在土地几乎全部沙化的敖包苏木建起了林、草、机、水配套,林粮经间作,种养结合的“生态经济圈”260个,使饱受沙化之苦的群众过上了富裕生活。
程金生,一位普通的农民。1983年中学毕业后,看到家乡沙化日益严重,目睹父老乡亲饱受风沙之苦而又无可奈何的窘迫之状,他不顾家人反对,毅然承包200公顷寸草不生的沙丘,植树造林。这一干就是10个春秋,使200公顷沙坨子成了绿洲。在他的感召下,全村的群众争先恐后承包沙坨子植树造林,使1万多公顷沙坨子得到治理。
冯国志、刘文博、程金生仅仅是科左中旗生态建设大军中一份子。为了重建绿色家园,一代又一代左中人前仆后继,用心血和汗水在达尔罕大地上播撒绿色有的人老了,有的人没有看到家乡绿起来,就带着遗憾走了。但是他们的精神不老。因为他们造林治沙的顽强精神早已融入了草原上的每一片绿叶;他们的生命永远延续,因为他们的生命早已刻入了这片大地上树木的年轮。
防沙治沙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事业,必须与时俱进,以改革创新的精神,不断破除前进中的体制性、机制性障碍
三北工程建设的30年,是我旗林业生态建设体制改革、机制创新的30年。1978年,三北工程启动伊始,我们针对当时营造林主要以国有林场为主,造林成效与责任脱节的现状,率先打破职工铁饭碗,实行职工报酬同造林质量、数量相挂钩的“三定一奖”承包合同制,切实把造林成效同每位职工的切身利益挂起钩来。“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一改革措施极大地调动了林场职工的积极性,造林成活率和保存率均由改革前的不到50%迅速提高到85%以上。
上世纪80年代,我们认真落实“谁造谁有、长期不变,允许继承转让”等政策措施,鼓励和调动广大农牧民承包宜林荒沙荒地进行开发造林。推广国有林场与乡镇苏木牵手,实行“三包一保”的保险式造林新机制。这一改革措施,实现了国有林场机械、技术优势与乡镇苏木土地资源优势的有机对接,收到了强强联合,互惠双赢的效果。通过推广这种机制,在1986─1996的10年时间里,全旗共完成开发式保险式造林8.5万公顷,改造中低产田2万公顷,保护草牧场8万公顷。成为我旗治沙造林历史上进度最快、成效最显著、受益群众最多的时期之一。
进入新世纪,我们针对工程建设区立地条件越来越差、农村劳动力转移和结构变化的实际,坚持从改革集体林地产权制度入手,推行以包、卖、引为主要内容、责权利相统一的治沙造林新机制。即:对立地条件好地块,优先承包给农牧民群众,签订合同,限期治理;对治理难、投入大、群众不愿承包的地块进行公开拍卖;对面积大,集体和个人无力治理的荒沙地,通过村民代表大会表决后,采取招商引资方式进行治理。这一机制既解决了防沙治沙投入不足的瓶颈,又激发了社会各界投资生态建设的积极性。近5年来,全旗引进造林资金6000余万元,造林8000多公顷。实现了生态效益、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的三赢。
防沙治沙也是一项富民惠民的事业,必须走兴林与富民、治沙与治穷相结合的路子,防沙治沙才会有源源不断的发展动力
从三北防护林二期工程开始,我们坚持走生态经济型防护林体系建设的路子,把防沙治沙,植树造林与农村牧区产业结构调整,农牧民脱贫致富进行统筹规划,按照产业化经营的路子不断加大林沙资源的开发利用。目前,全旗已形成了以木材加工、灌草、沙地果疏、沙地草原旅游为主体的林沙产业群,年加工木材30万立方米,创产值9000万元,安排劳动力1250多人;沙地葡萄、水果、蔬菜种植形成规模,产品远销俄罗斯、日本、韩国;旅游业年实现收入近亿元。现在,我们左中的林沙产业品牌已经树立起来,产值以每年10%的速度增长,成为农牧区经济新的增长点。
 
(供稿:内蒙古科左中旗人民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