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态文化 -> 三北文学

放飞绿色梦想 升华人生价值

内容来源:三北局     2016年03月17日      国家林业局三北防护林建设局:http://tnsf.forestry.gov.cn/

【字体: 打印本页

 放飞绿色梦想 升华人生价值
 
我叫张应龙,今年45岁,中共党员,现任陕西省神木县生态保护建设协会秘书长。
我的家乡在毛乌素沙地东南缘的陕西神木县,是国家重点能源化工基地──神府煤田所在地,也是全国百强县之一,但这里风大沙多,生态环境脆弱。我的童年时代就是在沙窝窝里度过的。
90年代,我辞掉公职下海经商,从一名营销员干到年薪20万元的外企副总。2002年回到故乡,看到经济高速发展,但生态环境却在急剧恶化,特别是神木县主要水源地──秃尾河流域的沙化状况让我揪心。徒步在河边,野鸭、白鹭嗷嗷的悲惨叫声,让我的心灵受到强烈的震撼。也就是此时,一个治沙造林、保护秃尾河的大胆想法在我的脑海中闪现。也许一个偶然的机会就能改变一个人的一生。这个在别人看来比较怪异的想法,却让我从一个企业白领,彻头彻尾地变成了一个治沙农民。
为了这个生态梦想,我辞去了外企工作,卖掉了房产,花光了积蓄。从单枪匹马盲目搞治沙,走上了以协会为纽带、基地为平台,吸引社会力量共同参与生态建设的路子。经过几年的努力,我承包的42.8万亩沙荒地,已完成治沙造林16.2万亩,治理区植被覆盖度由原来的7%提高到现在的60%左右。
下面,我把自己的治沙经历作一简要汇报。
治沙究竟有多难,只有干了才知道。刚开始,我联合几个朋友合伙造林治沙,梦想着要在茫茫沙海建一片绿色产业基地。签订承包合同时大家都很兴奋,兴奋能做一件惊天大事,兴奋能实现个人的人生价值。但没干几天,面对一望无际、连绵起伏的沙丘,大家心中一片茫然,合伙人一个个离去。我傻了,平生第一次真正感到了孤独、无助,甚至绝望。没有路、身处茫茫沙海,一切似乎与世隔绝,当时,几乎没有人认为我能把这事坚持下去,来自家庭、社会的压力压得我喘不过气。是放弃,还是继续?放弃就意味着我在骗人,也在骗自己。如果继续,以后的路该怎么往下走啊?信心、意志、毅力、责任鼓励我选择了后者。
2002年从春到秋,我度过了有生以来最艰苦、难忘的一段时光。要建基地,除了沙子,方圆近40里找不到一块石头、一筐泥土;要建房找不到一块平地,调推土机,运输车辆进不去,40里沙路推土机得开着进去,调用费就花了1万多元。15分钱一块砖,我要买,光运费就得3毛钱。起步的100万元很快就花完了。无奈之下,我卖掉县城所有商铺房产,东挪西借又筹到200多万元。带着这笔钱,我继续一头扎进沙地,拼尽全力建设自己的治沙基地。当年,建成了房屋30多间、育苗温室4座、苗圃100亩,造林500亩,架设了10里输电线路、修通了8里简易公路,安装了无线电话、卫星电视。
这一年,我几乎没有回过县城,怕见熟人,怕见家人,怕别人问我为啥做这事,我解答不了别人的疑问,甚至回答不了我自己。基地刚建完,工队撤走了,又逢下雨,我一个人在基地整整待了45天。这45天,我没洗过脸,没理过发,没跟一个人说过话,身心疲惫到了极点……这期间,曾经为我承包治沙生气的姐姐们,由于几个月没有我的消息,怕我出啥事,一起来基地看我。当看到她们这个不争气的弟弟又黑又瘦、头发蓬乱、用一根麻绳勒着裤腰的时候,两位姐姐没说一句话,抱着我就嚎啕大哭。当时,我也在哭,但是我哭是想告诉她们:我终于初步建起了基地,总算迈出了第一步,多少天的压抑一下子释放出来。
也就是在这45天,我静下心来冷静思考,发展方向在哪里?今后的出路在哪里?脑海中逐渐有了新想法,我深刻认识到,防沙治沙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事业,个人的力量实在太微薄了,要把这项造福人类的崇高事业干成、干出名堂,就应该唤起更多人的关注,走出一条协同共建的防沙治沙之路。
2003年,在林业部门的指导下,我组建了神木县各丑沟生态保护自愿者协会。2004年,在县政府的支持下,正式成立了神木生态保护建设协会。这是陕西省第一个以治沙造林为主要任务的民间非盈利性公益组织,协会以保护生态、防沙治沙为宗旨,致力于吸引更多的社会力量投身防沙治沙事业。为了有效地宣传协会工作,吸引更多社会自愿者,我们创办了《神木生态》简报和神木生态网网站,以宣传扩大协会的影响。有一天,一位素不相识的煤老板主动来到基地,看到我疲惫不堪的样子说:你真的把我感动了!我们在挖煤赚大钱,而你却在干赔本的事。不久,他主动捐献了一辆越野车和20万元捐款。几年来,我们组织会员,倡导开展了绿色公益行动中日友好林单位冠名林爱心林迎奥运自愿者义务植树等活动,先后吸引150多个单位、1400多人次,募集资金120多万元,栽植各类树木12万株。今年7月,协会召开了第一次会员大会,来自3个国家6个省市的200多人参加了会议。现在,协会会员单位发展到了100多个,会员发展到了1000多名。
协会的发展壮大给了我更大的勇气,也坚定了我坚持不懈建设高标准防沙治沙示范基地的信心。为此,我们按照国家林业局提出的发展现代林业的要求,对基地进行高起点的规划设计,以建设防风固沙的生态体系、兴林富民的产业体系、传承文明的生态文化体系为目标,积极探索毛乌素沙地综合治理的新模式。
──在生态体系建设方面考虑到水资源的承载能力和生物多样性的需要,我们确定了以栽植耐旱的乡土树种为主,营造樟子松、榆树、沙枣、紫穗槐混交林的技术路线,让不同树种优势互补,构建稳定高效的荒漠生态系统;同时,规划了湿地和重点水源保护区,界定了标识,建设了防护设施,探索出科学高效的技术和方法。
──在产业体系建设方面我们与西北大学、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联合开展了长柄扁桃人工繁育、旱栽丰产、产业化开发、扁桃制备生物柴油等科学研究,积累了一批科研成果,建成了以长柄扁桃、文冠果等为主的林木生物质能源林基地3万亩,为开发利用生物质能源提供了产业支撑和原料储备。与此同时,我们把防沙治沙同农民增收致富、建设新农村结合起来,通过普及沼气池、引进无公害蔬菜种植、育苗、舍饲养羊等途径,引导农民发展生态农业。现在,区域内的4个行政村,70%的农户用上沼气灶,种植业亩收入由过去的800元,提高到现在的3000元;人均年收入从2003年的1000多元提高到现在的4000多元。
──在生态文化体系建设方面:我们先后在基地建起了科普活动室、图书室、多媒体教室等基础设施,定期对当地村民进行防沙治沙、农业技术培训,还组织开展以传播生态文化、倡导自然生态观的生态摄影、生态文学采风、学术研讨等活动,组织开展青少年沙漠夏令营大专院校学生亲近自然实践等主题生态文化活动。2007年中央电视台在基地拍摄了《毛乌素沙漠寻宝记》,陕西作家晓雷在基地采写了报告文学《沙漠王子》。使基地成为我县传播生态文化、倡导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平台。
几年来,各级政府和林业部门在我艰苦创业过程中给予了大力的支持,在此,我表示诚挚地感谢!我的努力也得到了社会各届的肯定,给了我很高的荣誉,先后获得榆林市、神木县治沙造林先进个人、先进科普工作者等荣誉称号;2007年,被陕西省绿委、人事厅、林业厅评为全省治沙先进个人,被陕西省12家电视台联合评选为年度十大感动我的人之一。
荣誉对我既是一种莫大的鞭策,更是一份更大的责任。前不久,胡锦涛总书记在陕北榆林考察时殷切希望把防沙治沙这件利在当代、造福后人的实事办好,为建设祖国西北绿色生态屏障作出不懈努力。我们期待着,在总书记指示的指引下,有越来越多有识之士参与到防沙治沙、改善生态环境的事业中来。我们也坚信,有党和政府的坚强领导,有全社会的广泛参与,我们的家园一定会变得更加美好!
 
(供稿:神木县生态保护建设协会 张应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