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温克族自治旗

当前位置:首页 -> 在线服务 -> 数据中心 ->专题数据 ->呼伦贝尔沙地 ->鄂温克族自治旗

鄂温克旗三北防护林体系工程建设基本情况

内容来源:鄂温克族自治旗林业局     2016年03月09日     国家林业局三北防护林建设局:http://tnsf.forestry.gov.cn/

【字体:

    一、基本旗情
    (一)地理位置。鄂温克旗位于内蒙古呼伦贝尔市的中南部地区,地处大兴安岭山地西北坡,大兴安岭山地向呼伦贝尔高平原过渡地带。地理坐标:东经118°48′02″—121°09′25″,北纬47°32′50″—49°15′37″之间。总土地面积19111平方公里,总人口14.5万人。全旗辖四镇五苏木一乡,44个嘎查。
    (二)地形地貌。鄂温克旗地势随地貌变化由东南向西北倾斜。东部为大兴安岭西麓林区向鄂温克旗草原过渡的林缘边,是鄂温克旗的重点国有林区,属低山丘陵地貌。中部、西部为高平原典型草原和沙丘、风蚀坑地貌,是鄂温克旗生态修复、沙区生态建设的重点地区。全旗平均海拔600-900米。最低海拔620米,最高海拔1120米,相对高差500米。
    (三)气候条件。鄂温克旗属中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区,其特点是冬季漫长而寒冷,夏季短促而温和,日照丰富。太阳辐射强烈,蒸发量大于降水量。年平均气温-2.2℃。年均降水量330毫米左右,70%降水量集中于6~8月。年蒸发量1400毫米。年平均风速为2.5米/秒。无霜期110天左右。
    (四)水文状况。全旗地表水资源较为丰富。较大河流有伊敏河,位于全旗中部,由南向北贯穿全旗,河流总长约150公里。其它河流有辉河、锡尼河、苇子坑河、维纳河、莫和尔图河等几条河流。各条河流两岸草原水资源条件相对较好,但人口集中,牧畜频繁,草原严重退化沙化。低山丘陵、荒山荒地水资源条件相对较差,地下水位埋藏较深,但地表径流不明显。属不适宜牧业生产的退化沙化牧场和宜林荒山荒地地带。
    (五)土壤植被。全旗伊敏河河东地带性土壤以黑钙土为主,土壤厚度30-50厘米左右,土壤有机质含量丰富。伊敏河河西地带性土壤以栗钙土为主。土壤厚度20-30厘米左右,土壤有机质含量一般。非地带性土壤以草甸土、风沙土为主,水肥条件较差,林地生产力低。全旗植被以乔灌草本植物为主,乔木以樟子松、落叶松、杨树、榆树、白桦山杨次生林为主;灌木以山丁子、稠李、小叶锦鸡儿、沙柳、黄柳、杨柴、绣线菊等小灌木、半灌木为主;草本植物主要有羊草、冷蒿、苔草、贝加尔针茅、沙地委陵草等草本为主。草原露沙地及固定、半固定沙地上生长着稀疏的乔木及小灌木、半灌木及沙生杂草类。全旗植被综合覆盖度85%。
    (六)土地利用情况。全旗土地总面积19111平方公里,其中可利用草场面积1772万亩,占全旗土地面积的63.5﹪。森林面积878万亩,森林覆盖率31.4﹪。
    (七)社会概况。鄂温克族自治旗是呼伦贝尔市大兴安岭西北地区四个牧业旗之一,畜牧业是自治旗的支柱产业。鄂温克旗下辖四镇五苏木一乡,总人口14.31万人,5.41万户。其中农牧业人口1.81万人,占总人口的12.6%,非农牧业人口12.5万人,占项目区总人口的87.4%。全旗农业劳动力人口(18-60岁)10.61万人,占总人口的74.1%。鄂温克旗是个多民族聚居地区,少数民族有鄂温克、蒙古族、达斡尔族等27个民族,人口6万余人,占总人口的42%。
    (八)经济。2014年末,全旗地区生产总值完成1090309万元,其中:第一产业83250万元,第二产业754643万元,第三产业252416万元。财政总收入222545万元,人均GDP达76144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23226元,牧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16264元。全旗存栏大小牲畜975340头(只),其中:大畜189429头,小畜785911只。鲜奶总产量达163055吨,肉类总产量18506吨。全旗农作物播种面积为22408公顷。其中粮食作物播种面积12661公顷,粮食总产量达20669吨。油料播种面积6820公顷,其它2927公顷。
    (九)交通通讯。旗境内铁路里程87公里,公路里程398公里。全旗分布有移动网,通讯条件较好。
    二、基本林情
    (一)管理部门。林业局是全旗林业经营管理的职能部门,承担着造林绿化、森林草原防火、草原防沙治沙、樟子松封山育林、国家重点生态公益林保护、林业有害生物防治、苗木培育、林政猎政和林业方针、政策宣传等生态保护与建设任务,在建设、改善、优化生态环境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目前,林业局内设机构有办公室、森林公安局(下设5个基层森林公安派出所)、林业工作站(下设4个基层林工站)、防沙治沙监测管护站、林业有害生物防治站、生态公益林办公室等部门。下设机构有3个生态公益性国有林场:莫和尔图林场、锡尼河林场、维纳河林场。1个国有苗圃:中心苗圃。4个护林站:白音岱护林站、呼莱河护林站、伊敏河护林站、小孤山林政防火检查站。1个林木种苗站。全局职工497人。林业总经营面积为:446128公顷。
    (二)林业施业区划分。1.莫和尔图林场:1975年建场。现有职工 人。辖有林业施业区(经营)面积为43977ha,林木总蓄积量934397m3。为自收自支单位。2.锡尼河林场:1956年建场。现有职工 人。辖有林业施业区(经营)面积为169977ha,林木总蓄积量3542297m3。为自收自支单位。3.维纳河林场:1960年建场。现有职工 人。辖有林业施业区(经营)面积151291ha,林木总蓄积量4355409m3。为自收自支单位。4.中心苗圃:原南屯林场,当时为机械化造林林场。1996年改制转为苗圃,但仍按林场体制管理。现有职工 人。林业经营面积52453ha。林木总蓄积量25213 m3。为自收自支单位。5.巴音岱护林站:1997年建站。按林场体制管理。现有职工 人。辖有林业施业区(经营)面积66322ha,林木总蓄积量192768m3。为财政差额管理单位。
    (三)森林资源情况。鄂温克旗林业用地面积446128公顷,其中:有林地172430公顷,占38.6%;疏林地7111公顷,占1.6%;灌木林地14559公顷,占3.2%;未成林地2863公顷,占0.6%;宜林地186908公顷,占41.9%;苗圃地107公顷,占0.02%。无立木林地6767公顷,占1.5%;林业辅助生产用地55383公顷,占12.4%。林业用地中,地权为国有的林地面积为421671公顷,占94.5%;地权为集体的面积24457公顷,占5.5%。活立木总蓄积量为12298388立方米。现经营范围森林覆盖率31.4%。
    全旗森林资源以天然林为主。天然起源林地面积162720.2公顷,人工起源林地面积6990.5公顷,分别占94.4%和4.0%。
    有林地资源按优势树种分布,落叶松面积3510.6公顷,蓄积127457立方米;樟子松面积35576.5公顷,蓄积1973735立方米;榆树面积613.1公顷,蓄积2294立方米;白桦面积127561.6公顷,蓄积9372451立方米;山杨面积1949.6公顷,蓄积31139立方米;杨树面积350.2公顷,蓄积16072立方米。综合林分树种组成为7白2樟1落-杨-山-榆。
    落叶松、樟子松、白桦、山杨集中分布在维纳河林场施业区、锡尼河林场施业区、莫河尔图林场施业区、巴音岱护林站施业区。各苏木乡镇只有少量分布。
    三、三北工程建设成就
    (一)基本情况。自2004年列入全国防沙治沙综合示范县以来,鄂温克旗的沙区综合治理建设工作已经完成了从无序到有序、从摸索到成功、从突出重点到全面部署的防治建设过程,构建了沙区综合治理质量管理和成果管护长效机制,取得了草原防沙治沙基本经验,实现了沙区综合治理制度化、标准化、规范化、科学化目标。
    (二)沙区综合治理成效。鄂温克旗坚持突出沙区综合治理在新牧区生态文明建设中的地位和作用,并在具体工作中不断创新治理措施,突出示范作用,落实管护责任,加快建设成效。
    随着沙区综合治理工程的持续推进,仅2009-2015年,我旗累计治理流动沙地、半固定沙地4.14万亩。固定沙地、退化(沙化)草原乔木造林13.7万亩。实施封山育林面积20.2万亩。至2014年末,我旗境内大面积流动、半固定沙地全部得到有效控制,从而实现了草原生态环境向良性好转的第一阶段奋斗目标。
    2011年开始,我旗决定利用十年时间从根本上治理鄂温克旗母亲河——伊敏河东岸约80km长总面积2万余亩沙化台地。至今已治理9000亩。台地樟子松大苗成行成排,成为了我旗沙地治理的精品工程和亮点工程,也成为呼伦贝尔地区一道绿色的生态安全屏障。锡尼河北岸5000亩流动沙地内1.5米×1.5米网格化杨柴灌木带生长十分茂密,高达2-3米左右,樟子松小树成群团状分布其中,这里的流动沙地原貌得到了根本改观。我旗由北至南贯通全旗中部的沙带上群团状分布的沙地樟子松已填充成林,我旗西部樟子松防护林将流动沙挡在了林带外围,全旗防沙治沙呈现出了整体好转局面。
     沙区综合治理工程建设在我旗取得了巨大成效,建设成果对保护大兴安岭林区和呼伦贝尔草原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四、鄂温克旗土地沙化现状
    鄂温克旗沙地是呼伦贝尔沙地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2009年全国第四次荒漠化普查结果,全旗沙地总面积为363.83万亩,占呼伦贝尔沙地总面积的18.6%。其中流动沙地1.83万亩,半固定沙地8万亩。固定沙地195万亩,露沙地159万亩。沙地、沙区以锡尼河东苏木、辉苏木、伊敏苏木、巴彦嵯岗苏木行政辖区及伊敏河东岸、锡尼河两岸、辉河两岸为重点分布区域,相互连接,纵贯南北,形成三条沙带,呈现出“百里风沙危害线”,其扩张态势与日凸显,严重影响着畜牧业经济的良性循环和持续发展,制约着自治旗社会稳定、繁荣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