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发布

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发布 -> 专题展示 ->全国政协调研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工程 ->媒体报道

三北工程铸就绿色丰碑

内容来源:三北局办公室     2016年04月14日      国家林业局三北防护林建设局:http://tnsf.forestry.gov.cn/

【字体:

三北防护林体系工程(简称“三北工程”)素有“绿色万里长城”之誉,与我国改革开放同步,开启了我国大规模生态治理的先河。之后运行的各项大型生态工程,如京津风沙源治理、沿海防护林体系建设工程等都从三北工程中借鉴了很多经验和技术。它横跨13个省(区、市)551个县(市、区),从1978年启动以来,走过了36个年头。三北工程规划建设期限为73年,分三个阶段、八期工程进行建设。目前,已完成了一、二、三、四期工程建设任务,从2011年开始进入五期工程建设阶段。
作为我国乃至全世界“最大的植树造林工程”,目前已运行时间过半。如何评价三北工程的成绩?存在哪些困难和问题?近日,记者跟随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专题调研组,赴宁夏、陕西、内蒙古三地就该工程建设开展调研。
三北开启我国大规模生态治理的先河
1978年11月,党中央,国务院做出了建设三北防护林体系工程的重大决策。根据总体规划,工程建设范围包括我国西北、华北、东北13省(区、市),总面积406.9万平方公里,占我国国土面积的42.4%。
伴随着改革开放的伟大历程,三北工程取得了巨大的成绩。国家林业局三北局局长张炜表示,截至目前,三北工程累计完成造林保存面积2647万公顷,工程区森林覆盖率由1977年的5.05%提高到12.4%,森林蓄积量由1977年的7.2亿立方米提高到13.9亿立方米。
36年来,561万公顷的防风固沙林筑起了一道坚固的绿色长城,27.8万平方公里的沙化土地得到了治理。内蒙古、陕西、宁夏等8个省(区)实现了由“沙进人退”向“人进沙退”的重大转变。毛乌素、科尔沁两大沙地扩展的趋势实现全面逆转。黄土高原近50%的水土流失面积得到不同程度治理,入黄河泥沙量年均减少4亿吨左右。
对农田、公路等基础设施的保护作用也不容忽视,在东北平原、华北平原、黄河河套等重点农区,农田防护林体系保护了2000多万公顷的良田不被掩埋,农田亩均增产10%~20%;从前常被风沙影响的机场、公路、铁路如今也畅通无阻。
养娃容易种树难
在三北工程覆盖地区,有一句话深得当地人民的认同:“养活个娃娃容易,栽活棵树难!”几天的考察让调研组成员们感同身受。
行车赴宁夏回族自治区灵武市白芨滩治沙林场,道路的颠簸不时引起车上的人一阵惊呼。这里地处宁夏平原与毛乌素沙地抗争的最前沿,70%的面积为荒漠化土地。下车考察,6月的骄阳已经让脚下沙地有些发烫。踩着松软的沙地爬上一个平台举目远眺,昔日滚滚流动的狂沙驯服地躺在延绵连片的方草格中颇为壮观。远处,已经治理过几年的草方格中,一丛丛灌木冒出头来,还有不少乔木挺立着尚未“壮实”的身躯。
白芨滩防沙林场场长、全国治沙英雄王有德告诉调研组,几十年来,这里的治沙人就在这没有任何建筑遮挡的地方迎着肆虐的风沙翻沙丘、背麦草、扎方格、固流沙。三伏天里,沙漠地表温度可高达六七十摄氏度,胶鞋都会被灼热的沙子烫得变形。有时千辛万苦埋下的草方格,一夜间被风沙埋没、化为乌有,只能第二天重新布置,直到其牢牢禁锢在沙地上。只有通过草方格将流沙固定住,几年后,一棵棵绿色的植物才能在此生根发芽。
逐渐向西行,在陕西省榆林市,由于降水较西边多一些,这里的流沙山丘已被密布的乔灌木所占据,再也看不出沙丘连绵的地貌。据当地林业部门工作人员介绍,目前当地的流沙已达到固定或者半固定,乔灌草种群关系稳定,部分樟子松已将近郁闭成林。
别小看这几句话代表的意思,从选择树种到当地驯化;从幼苗种植到之后的管理,无不是当地林业技术干部和沙区群众几十年不断实践探索出的结果。“搭设障蔽、挖坑换土、壮苗深栽、浇水覆膜、套笼三防、生物除虫”六位一体的造林技术是一次次失败后不断尝试的结晶。
在内蒙古包头市,看着作为内蒙古高原和黄土高原的分水岭的大青山上郁郁葱葱,很难想象这里原本是土壤贫瘠、寸草不生的石质山区。通过艰难的选种、精种、精心的管护,还从以色列等地引进了滴灌技术,苗木成活率才稳定在95%以上。
张炜告诉调研组,三北工程的建设是按照先易后难、由近及远的原则进行的。通过30多年的建设,一些自然条件相对较好的地方已得到了有效治理。目前,工程建设进入了“啃硬骨头”阶段,自然立地条件越来越差,造林难度也越来越大。
投资到位率不能满足实际需要
种树这么难,随之而来的是对资金的需求。随着物价和劳动力成本的上升,造林成本逐年增加,现行投资标准与实际成本需求严重不相称。
内蒙古自治区副主席王玉明向调研组介绍,因造林条件、市场价格等综合因素影响,内蒙古人工造乔木林工程建设成本平均每亩在1200元左右,灌木林在600元~700元左右。尽管中央对人工造乔木林补助标准由过去的100元/亩提高到现在的300元/亩,灌木林为120元/亩,仍很难满足工程的要求。
如果为了保证成活率,像包头引进了滴灌技术。每亩成本又要增加约2000元。
即使与其他类似工程相比,三北工程的中央补贴标准也偏低。如去年国家启动的京津风沙源治理二期工程,同样是人工造乔木林,三北工程的亩补助与之相比却低了不少。
不仅是新造林,退化林改造项目也亟须启动并得到资金支持。张炜指出,始于上世纪70年代的造林工程如今已过去30余年,早期营造的防护林大部分已进入成、过熟阶段,加之受当时经济、技术条件等限制,低效林、残次林比重上升,不仅防护效益低下,而且病虫害现象严重。
据初步统计,三北地区现有退化林分322.5万公顷,占三北地区森林面积的5.9%。这些防护林急待更新改造、优化升级。
同时,多个省市还反映,目前工程年度投资及建设任务与规划的差距较大,不能满足这些地区实际治理的需要。以内蒙古为例,内蒙古自治区发改委副主任王儒表示,按照国家《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五期工程规划(2011-2020)》,10年应安排中央投资283亿元,工程建设总造林任务8564万亩。按这样计算,应年均安排中央投资28.3亿元,工程建设任务856.4万亩。但从2011年五期工程实施以来,年均下达中央投资仅18.26亿元左右,工程建设任务175万亩左右,与规划额度相差较大。
数据显示,三北工程中央累计投入资金151.19亿元。其中一期工程中央投资到位率为28.8%,二期工程为90.3%,三期工程为62.4%,四期工程为32.8%。目前正在建设的五期工程,近四年到位率仅为35.2%。投入不足、进展缓慢与区域经济社会发展对生态需求和维护国家生态安全、粮食安全的要求严重不适应。
不仅仅是生态效益
张炜指出,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义务工、积累工“两工”的取消,加之中央投资的到位率下降,三北工程面临着重视程度下降的窘境。“一些地方把三北工程等同于一般造林工程来对待,在认识上出现淡化国家重点工程的倾向,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三北工程建设的发展。”
对于三北工程目前出现的一系列质疑和困难,全国政协副主席罗富和强调,一定要坚定信心,充分认识三北工程的意义和作用。“三北工程不仅在生态领域,在改善民生以及带动当地经济、社会发展中也起到积极作用。”
在陕西省神木县秃尾河源头———圪丑沟,调研组参加了国家林业局主办的“全国长柄扁桃产业发展现场会。”在一个临时搭起的大棚中,调研组惊讶地发现,一个树种正推动着一个新兴产业的发展。在神木县生态保护建设协会推动下,一个15万亩的长柄扁桃基地建立起来。随着栽植技术的不断成熟,协会加大了对长柄扁桃产业开发的研究力度,发现利用这种植物,不仅可以开发出高级食用油、蛋白粉、苦杏仁苷等,还能作为生产活性炭等战略资源的原料;不仅可以防沙治沙、改善沙区生态环境,还可以增加我国食用植物油供给,有效保障国家粮油安全。
这样的案例其实是三北工程带来新的效益的一个缩影。全国政协委员、海军原副政治委员王兆海就认为,面对三北工程重要性认识淡化的倾向,有必要对其战略意义进行再认识。“三北工程不仅具有生态意义,还是一个民生工程,更具有战略资源意义。”
“兴林”和“富民”在这过程中也得到了有机的统一。在三北防护林建设的过程中,一大批以苹果、红枣、香梨、板栗等为主的特色经济林基地建立起来,林产品加工、沙产业、苗木业、森林旅游业等蓬勃发展,一些地区农民涉林收入已占到总收入的50%以上。
全国政协常委、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主任贾治邦对于三北工程有着更深的感情。这位国家林业局原局长是地地道道的陕西人,对于少时家乡树木的稀缺记忆犹新。
“由于缺乏煤、木头等燃料,当时茅草就成为当地主要的生火原料。每当秋季遇到连阴雨,茅草潮湿点不着,几天都吃不上热饭。当初三北工程大力发展薪炭林,既解决了农村生活燃料奇缺问题,又起到护坡防沙的作用,是非常正确的。”贾治邦认为。
由于认识程度的加深,经济条件和科技水平的提高,近年来,三北地区将樟子松、沙柳等纳入了三北防护林工程今后发展的重点树种,目前生长表现良好。
贾治邦对于樟子松林发展的未来更是满怀信心。“几十年后,也许这些地方将形成我国北方新的木材储备基地。”
“在三北工程运行过半时期,应全面总结三北工程36年来取得的成功经验,从自身运作模式、技术发展、群众参与等方面加以总结和推广。”罗富和指出。(人民政协报 王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