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发布

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发布 -> 专题展示 ->三北工程黄土高原综合治理林业示范建设现场会 ->媒体报道

黄土高原治理驶入快车道 干石荒山变“绿色银行”

内容来源:三北局     2014年09月25日      国家林业局三北防护林建设局:http://tnsf.forestry.gov.cn/

【字体:

  

    陕西黄土高原新貌
  从六盘山机场向彭阳县出发,蜿蜒曲折的水泥公路两旁,满目苍翠。转过一个弯道,远处梯田层层叠叠,很难想象这里的人民怎样创造出如此的生存智慧。
  曾几何时,“群山突兀接愁云,塞上横荒悲作秋。风起黄尘蔽天日,雨落泥沙遍地流”、“山连山来峁连峁,三山五岭不见苗”这样的诗句才是典型的黄土高原地貌。
  黄土高原,东起太行山,西到日月山,南至秦岭,北抵阴山,横跨晋、蒙、豫、陕、甘、青、宁7省区,东西长约1000公里,南北宽约700公里,总面积64.87万平方公里。受自然因素的影响,这里地形支离破碎,沟壑纵横,降水稀少,十年九旱,是我国水土流失最严重的地区之一。
  翻看手中的资料,历史上黄土高原并不是如此。作为中华民族的重要发祥地、中国农耕文化的发源地,黄土高原曾经是森林茂密、水草丰美的繁荣富庶之地,从西周到战国时期,黄土高原天然森林覆盖率高达53%以上。然而,千百年来,经过人类无休止的索取和掠夺式的开发、大自然的气候变迁,这片繁荣富庶之地沉沦了,绿色被黄色替代,森林覆盖率下降到4%。黄褐色的土地连绵起伏、寸草不生成为黄土高原上很多地方的特征。
  日益恶化的生态环境,使黄土高原生态系统功能衰减,耕地资源减少,土地生产力降低,自然灾害频发,生活于此的人民贫困落后。
  几十年来,让黄土高原重焕生机成为人们共同的期盼。
  黄土高原治理驶入快车道
  回顾黄土高原千百年来的兴衰变迁,现实告诉我们,面对恶劣的生态环境,等待观望没有出路,只有奋起抗争才有希望,生态性灾难必须用改善生态的实际行动来解决。
  为了再现绿色黄土高原的风姿,1978年,三北工程启动实施,拉开了黄土高原综合治理,生物措施与工程措施并重的序幕。之后的30多年间,三北地区人民不等不靠、栉风沐雨,用铁锹、锄头、心血、汗水甚至生命,从一棵树苗做起,积少成多、潜移默化,在这片满目疮痍的黄土地上演绎了一曲气壮山河的绿色乐章,将绿色基调重新洒向黄土高原。
  进入新世纪,为了进一步加快黄土高原综合治理,国家发展改革委和国家林业局率先启动了黄土高原综合治理林业示范建设项目,选择了40个县先行示范,为黄土高原综合治理探索路子、积累经验,推动该项事业驶入了快车道。通过统一规划,因地制宜,分区施策,生物措施、工程措施、耕作措施有机结合,农林水综合配套,林业示范县的率先启动,三北地区开启了探索具有黄土高原地区特色综合治理模式、统筹生态建设与民生改善、有序推进黄土高原综合治理的新篇章。
  在近日召开的三北工程黄土高原综合治理林业示范建设现场会上,国家林业局副局长张永利表示,36年来,三北工程在黄土高原完成造林779.1万公顷,加之其他生态工程的植树造林,使黄土高原区森林覆盖率由1977年的11%提高到目前的19.55%,建成了区域性防护林体系骨架,森林生态系统得到初步恢复,三北地区已实现了山川大地由“黄”到“绿”的历史性巨变,生态恶化呈现“整体遏制、局部好转”的态势。以生态修复为核心,以小流域综合治理为突破口,三北地区近50%的水土流失面积得到不同程度的控制,年入黄泥沙减少3亿吨-4亿吨,实现了水土流失面积、土壤侵蚀模数“双下降”。这些改变为区域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奠定了坚实的生态基础。
  如今的黄土高原,天还是那边天,但地已不再是那片地。树成行、林成片,渠边路旁郁郁葱葱,房前屋后花果飘香,形成了冬有青、春有花、夏有荫、秋有果的新形象。
   从干石荒山到“绿色银行”
  除了改变自然面貌,勤劳朴实的当地人民,在治理黄土高原的过程中,充分利用大自然赐予这方土地充足光热资源和广阔土地的优势,坚持生态经济型防护林体系建设思路,充分挖掘黄土高原林地、物种等资源潜力,把治山治水的宏观战略同人民群众脱贫致富的微观愿望紧密结合起来。
  在晋冀豫三省交界,太行山南端,坐落着山区小县平顺县。县内89.5%的面积为山地,山大沟深,石厚土薄,素有“八山半水一分田”之说。新中国成立之初,这里的森林覆盖率只有0.13%,曾经被联合国认定为“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地方”。但60多年后的今天,平顺有林面积达到了94.74万亩,森林覆盖率达到了41.6%。
  据平顺县林业局局长杨晓介绍,几十年来,平顺县按照“山上治本,身边增绿,修复生态,兴林富民”的理念,根据立地条件,突出地域特色,在确定主栽树种的同时,针对性栽植山桃为主的灌木经济林,并大力发展花椒、核桃等干果经济林和潞党参、连翘等中药材产业,既为农民增收奠定了基础,也彻底改变了营造纯林的弊端,既有利于病虫害防治,也能形成生物防火隔离带,促进林分结构的健康稳定发展,达到近自然的现代林业要求。如今,全县以中小药材、林木经济为原料的农业龙头企业不断壮大,呈现出了农、林、牧、企良性循环、遍地开花、蓬勃发展的生态农业新格局。
  无独有偶,在山西省临汾市,随着林果业的发展,干鲜果品由1978年前的11.91万亩发展到现在的84.88万亩,增加了7.1倍,果品产量比1978年增长13倍多,果品收入增长了10.6倍,人均果品收入已占到农民人均收入的32%。陕西省宜川县则形成了“林木抓果业、林草养畜禽、林景搞旅游”的生态富民发展模式,农民收入由1979年的149元增加到8496元。依托着驰名中外的黄河壶口瀑布和奇绝壮美的蟒头山国家森林公园,宜川逐步建立了以生态为特色的旅游品牌。2013年全县旅游人数达到87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达到6.8亿元;旅游沿线发展特色农家乐53家,全县旅游从业人员达到1.2万人,成为新增就业的主渠道。
  这些地方的变化仅是黄土高原综合治理成果的缩影。统计数据显示,黄土高原已成为我国苹果、核桃、花椒、红枣、枸杞等特色林果的主产区,各类特色林果总面积达280多万公顷,年产量1721万吨,产值320多亿元,约有1000多万农民依靠发展特色林果业实现了稳定脱贫,成为振兴农村经济,促进社会和谐的新增长点。同时,这些地区还逐步探索木本粮油、生物质能源等新型产业的发展;全力开拓森林旅游、生态观光等朝阳产业,走出了一条为人民造林、靠人民造林、造林成果由人民共享的发展路子,实现了生态建设和经济发展的良性互动。
  体制创新引领走上治本路
  昔日千疮百孔、黄沙漫天、缺绿少色的黄土高原,今天是桃红柳绿、崇岭吐翠,桑田碧海。国家林业局三北局局长张炜很是感慨。他指出,黄土高原的治理是一项极其复杂的系统工程。30多年来,广大工程建设者是在攻克了一个又一个生态治理难题的基础上,通过一系列科技、体制等创新取得的。
  以平顺为例,在县财政非常困难的情况下,平顺县采取了“资金不足精神补、条件不好科技补、任务艰巨机制补”的“三补”措施。
  “资金不足精神补”是指针对造林难度大、造林成本高、财政底子薄、群众还不富裕这一实际,平顺县采取一事一议的办法,政府适当补助和群众义务投工相结合,靠群众的义务投工、无私奉献弥补造林资金不足的短板,确保了绿化工程的顺利推进;“条件不好科技补”是指由于平顺山是石头山、路是石头路,在石头山和石头路上搞绿化,难度非常大。依照这样的原则,平顺在精心选种等基础上,不断突破种植技术,采取了大鱼鳞坑整地、客土回填、容器苗造林、石片整穴覆盖等措施保证树木的成活率及质量;“任务艰巨机制补”是指不断创新和完善管理机制,如采取领导包点、单位帮扶,划片、包干、责任到人,明晰产权、以树定酬,奖惩挂钩等办法,确保规划任务的高标准、高质量全面完成。在这过程中,县对乡、乡对村,层层签订责任书,一级对一级负责,一级对一级交账,真正建立健全了县、乡、村三级领导分段包干责任网络。并且按照要求,技术人员从整地、选苗、栽植到管护、验收,一包到底、跟踪指导、严格把关,做到了各项绿化有标准,各项工程有设计,确保了工程造林效果。
  通过各地的不断探索和总结,一系列防护林建设理论和措施逐步完善。在这过程中,以生物措施为主、生物措施和工程措施相结合的建设思路引领黄土高原走上了治本之路;建设生态经济型防护林体系的思想,为依靠广大人民群众整治山河找到了永不衰竭的动力源泉;以百万亩防护林基地为重点,实施规模治理,整体推进,一套适合黄土高原区情的生态治理技术路线确立下来。(人民政协网)